主页 > M省生活 >「好想杀死父母」

「好想杀死父母」

作者: 时间:2020-06-11 295° M省生活
照护父母,真的是孩子的责任吗?

为了写作本书而进行的问卷调查当中,在「让你(对父母)不满或感到压力的原因是什幺?」这个问题上,仅次于「父母过度干涉」(四四%)的第二高分答案是「照护父母」(三○%)。那些正在照护父母的人,发出了如下的痛苦抱怨。

另一方面,即使是那些双亲健康、不须照护的年轻世代,也有很多人表示对将来双亲的照护很不安。

跟过去比起来,日本人的亲子关係好像变淡薄了,然而,年轻世代当中,传统的想法依然根深柢固。

「照护年老的父母是孩子的责任。」

「照护父母是孩子最后能尽的孝心。」

也有不少人即使跟父母关係恶劣,但仍有心理準备如果将来父母需要照护,自己则必须照顾他们。

另一方面,父母的想法又是如何呢?最近,正值六十五岁以上到七十岁左右的银髮族之间,有愈来愈多人会认为:

「不希望自己老后照顾的问题给孩子添麻烦。」

「如果需要照护,我想去住机构。」

日本内阁府 [2] 针对团块世代 [3](一九四七年到一九四九年间出生者)所做的意愿调查当中,有四五.一%的女性、四○.三%的男性回答:「想在特别养护老人之家等机构当中接受照护。」

话是这幺说,但他们的本意并非全然如此。

「如果可以,希望由配偶或子女等家人照护自己。」

很多人心里抱着这样的想法,却因为顾虑子女,无法说出心里真实的想法。

对老人家来说,思考自己的照护问题,意味着正面面对自己的衰老与死亡。没有一个人在想着自己过世时的事情还会觉得开心。一味抱着「乐活好死」(活着的时候活蹦乱跳,要死的时候快快死掉)的愿望,却没有替自己的照护做準备,就这样渐渐老去。

至于子女这方,心里会想着:

「要是有个万一,必须担负起照护父母的责任。」

然而,一旦开始思考具体内容,就会觉得很沉重。

即使心里很清楚总有一天一定会面临照护问题,然而现在大多数家庭当中,不论父母或子女,都一拖再拖,不愿去思考具体的应对策略。

很多人因为罹患照护家人而导致「照顾者忧郁症」,来向我求诊,站在我的立场,若要预防照顾者忧郁症,或防止亲子关係因照护而恶化,最佳对策就是「不要一个人独自担负照护工作」。你有「想照顾父母到最后」这种想法是很了不起,然而却会把自己逼到绝境。

许多照顾者忧郁症、虐待、伤害、相偕自杀等悲剧,都是导因于子女牺牲自己的生活,背负照护父母的重担,最后在精神上被逼到绝境。

「我只能杀死爸妈了……」

悲剧就这幺发生了。

关于照护父母,如果能抱持这样的心态——在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围内提供照顾,剩下的就交给专业看护或养护机构,对父母跟子女来说都是求之不得。

照护期间平均五年,最长可达十年以上

大家在思考照护问题时会愈来愈担心,是因为无法预测大约从几岁开始需要照护、照护期间会持续多久,以及会花掉多少费用。

当然,健康状态因人而异,也有人虽然年事已高仍能独力生活,但某天突因疾病或意外而需要照护。直到过世所需的照护期间长度,也因人而异。若是先能得知平均数值,心里应该也会得到某种程度的安定。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 [4] 的调查,二○一五年五月,判定需要照护的人数(接受照护保险的需要照护程度检定 [5])已上升至六百零九万。判定需要照护的人当中,七十到七十四岁占一四%,七十五到七十九岁占一四%,八十到八十四岁占三○%,八十五到八十九岁占五一%。随着年龄增长,需要照护的人数大幅增加。

大家最好先抱有心理準备——父母若年过七十五,在日常生活中需要照护的状况就会增加。

论及直接导致需要照护的原因,第一名是脑血管病变(脑中风);第二名是失智;第三名是高龄导致的衰弱;第四名是骨折、跌倒;第五名是关节疾病。失智与高龄导致的衰弱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对照护者来说可以事先做好心理準备;但脑中风等突然发生的状况则难以预测。

关于照护期间的长度,根据生命保险文化中心《平成二十七年(西元二○一五年)度全国生命保险相关之实况调查》,该数据显示是平均四年又十一个月。这是回答者开始照护家人或亲戚,直到调查时间点的长度,并非直到死亡的长度。四年到不满十年者最多,占二九.九%,未满一年占一二%,然而回答超过十年的人也占了一五.九%,值得关注。

每个月花在照护上的费用,包括公家照护保险的自负额,一个月平均是七万九千日圆(约新台币二万三千七百元)。回答「超过十五万日圆(约新台币四万五千元)」的最多,占一六.四%。接下来依序是「一万日圆(约新台币三千元)至不满二万五千日圆(约新台币七千五百元)」(十五.一%)、「五万日圆(约新台币一万五千元)到不满七万五千日圆(约新台币二万二千五百元)」(一三.八%)。若卧床等需要照护的程度愈高,利用照护服务的机会就愈多,照护费用也会增加。

看到这样的数据资料,我们可以明白,不论在金钱上或身体健康上,照护父母绝对不是光靠子女就负担得起的。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父母能趁着还健康的时候,多製造一些机会,让家人之间,也包括兄弟姊妹,能够谈谈将来若碰到需要照护的状况,希望在哪里、由谁照护,以及该準备多少资金等问题。

对于主动向父母提出照护话题,做子女的或许会犹豫;然而最近「终活」(为了準备迎向人生终点而进行的活动)这个名词趋于普遍,老人家的想法也逐渐改变。

没有必要一次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谈好。在谈论父母身体状况,或亲戚等共同认识的人的照护问题时,可趁机若无其事地提出来,应该可以比较容易问出父母在照护方面的意愿。

注解

[1] 严重依赖:日文为「要戒护度」,此处分级为「要介护三」,等级约相当于台湾判定失能程度的「巴氏量表」中的「严重依赖」。

[2] 日本内阁府:日本政府行政部门最高决策机构。

[3] 团块世代:指日本战后出生的第一代。该世代的人为改善生活而默默辛勤劳动,紧密聚集,支撑日本社会和经济。

[4] 日本厚生劳动省:日本政府负责医疗卫生与社会保障的主要部门。

[5] 接受照护保险的需要照护程度检定:在台湾相当于接受特定医院或长照中心等失能程度的判定。

►很多人觉得「孤独死」很寂寞,但其实就算不给父母送终也无所谓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好想杀死父母……》,光现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石藏文信
译者:Miyako

「照护年老的父母是孩子的责任!」「照护父母是孩子尽孝道的最后机会!」结果照护者忧郁症和虐待问题暴增!尤其是当父母有失智症……照顾失智症的父母,就是亲眼目睹父母的人格逐渐崩坏的样子……甚至有人不惜离职,最后面临「是要饿死自己、还是杀死父母」的绝境。

同时,这群父母照顾者的小孩,正好从青春期转为大人——假设小孩问题多多,拒绝上学、失控家暴、足不出户至中年呢?那就变成……双重杀——想杀死父母,又想杀死儿女!

无论说再多的好听话,也无法拯救苦于家庭问题的人。作者送给这些人以下最好的药方——

承认对父母的杀意,家庭本来就是会生病的! 与家人保持距离往来,尤其是孩子养到十八岁,父母的任务就结束了! 不要为了家人而牺牲!把自己摆在最优先,没有什幺不对——你过得好,父母才会好! 照护交给专业人员,去做只有家人才能做的事——关怀父母! 「好想杀死父母」Photo Credit: 光现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博平台注册开户|感交流的网上|网站地图 www68sunbetcom 申博sunbet代理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