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省生活 >何等的荒诞绝伦中共花千亿经济援助竟买来三仇人

何等的荒诞绝伦中共花千亿经济援助竟买来三仇人

作者: 时间:2020-06-17 612° M省生活

何等的荒诞绝伦中共花千亿经济援助竟买来三仇人

据外交部解密档案显示:1976年以前,中共总共向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等11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过大小不一的经济援助。(详看腾讯《今日话题》——「对外援助六十年」)。援助支出总额究竟多少?至今仍是个谜。以越南为例,从1950年开始截至1978年,中共援越物资的总值超过200亿美元(详见「对外援助六十年」)。

毛泽东统治二十七年间,中共的援助外交究竟到了何种地步?为避免面面俱到耗费看官更多时间,下面,透过三个部分,感受一下三十多年前的「大国援助外交」何等的怵目惊心,何等的荒诞绝伦。

一、数千亿巨资买三个「仇人」的故事(1)朝鲜——一只永远餵不饱的白眼狼

「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援助最多的国家分别是朝鲜、越南和阿尔巴尼亚。这三个国家后来也成为中国外交史上的永远心头之痛。

文章写到这里时,再次发生朝鲜巡逻艇在中国海域挟持中国渔船索要60万的新闻。那幺,就先谈被线民称之「永远餵不饱的白眼狼」的朝鲜吧。

1950年6月中共捲入朝鲜战争。在战争开支高达7万亿人民币(旧币)、无法承受如此巨额开支的情况下,只好举债支付战争费用——举国上下发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愿捐款,捐飞机大炮」的「爱国义捐」运动。诚然,在绝大多数国民都喝粥的情况下,仅靠「义捐」是远远不够的。于是,只好向「苏联老大哥」举债56。76亿卢布(其中军事贷款43亿卢布),加上利息5亿卢布,总共约62亿卢布(数据源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第二卷。》。

苏联贷款之事,一直让很多中国人忿忿然、耿耿于怀——抗美援朝之初,咬着大菸斗的史达林大叔当着中共同志之面大手一挥:「这一仗我打定了!中共出人,苏联出武器!」结果呢?这个承诺,就像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府决定把沙皇政府从中国人民那里掠夺的一切中国领土交还给中国人民」宣言一样,理所当然打了水飘:56。76卢布本金按期偿还,利息也是张艺谋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

与「苏联老大哥」锱铢必较的「无私援助」相比,中共小弟实在太喜欢发扬「国际主义风格」了——三年朝战期间,中共除了举债支付庞大的战争支付外,还向朝鲜无偿提供了总值人民币7。2952万亿(旧币)的战争急需品和生活必需物资。「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的1953年11月,金日成访问中国大陆,

中朝兄弟又弄了个经济文化合作协定——慷慨无比的中共大哥不仅将战时费用一笔勾销,还无偿赠送朝鲜兄弟8万亿元人民币(旧币)。并派出数千工程技术人员帮助朝鲜进行战后恢复重建。(详见腾讯每日话题《对外援助六十年》

然而,这只是无底洞的、噩梦式「援助外交」的开始:1959年至1962年,在无数百姓敲着「凤阳花鼓」去讨乞、唱着「走西口」出去讨荒的最困难时段,中共仍以无息贷款方式为朝鲜承担了纺织厂、轴承厂、糖厂、热工仪錶厂、继电器厂、电子管厂、无线电零件厂等29个成套项目。

让你更崩溃的还在后面:1960年10月5日,周恩来接见朝鲜副首相李周渊,又拍板给朝鲜10万锭的棉纺设备和一大批物资。此时的周恩来不仅是中国人民的「好总理」,更是朝鲜人民的「好总理」——他忘记了中国大陆目前已经陷入举国大饑荒之中,十分週全地向朝鲜同志建议:「先上既快又短的专案,并同意分4年贷款4。2亿卢布。至于偿还期限,能还就还,不能还也可以延期,推迟10年甚至20年也未尝不可。等后代还也可以」。好一个「等后代还也可以!」

然而,中共的慷慨援助却永远难满足朝鲜同志的革命胃口:1962年,朝鲜要求中共帮助建纺织厂。为满足朝方急需,中共将自己建成尚未使用的邯郸第三、第五纺织厂的设备全套拆往朝鲜;1970年,签订中共给予朝鲜无偿军事援助6亿元的协议,并提供石油15万吨;1972年,再予以石油140万吨;为了更方便向朝鲜供应石油,1972年,开始为朝鲜修建输油能力400万吨的输油管道。同时,还援建了20万千瓦火电厂、平壤地铁等项目。1950年开始到毛泽东逝世,中共究竟给了朝鲜多少援助?只有天晓得!

(2)越南——湄公河巨鳄的血盆大口

毛时代,中共的对外援助中,对「同志加兄弟」的越南援助时间最长,数额最大。当然,也是第一个与中共老大在战场上刀枪相见的「兄弟国家」。

1950年5月15日,中共向越南支援2000吨大米。1950年至1954年,提供1。76亿人民币的援助。1955年7月胡志明访问中国大陆,赠送越南8亿元人民币。并提供设备、物资,恢复交通设施、尤其是铁路交通,派遣专家、顾问,接收近千越南实习生等。同年,在本国大米供应极为紧张的情况下,再援助越南3万吨大米,300吨麵粉。另外,还给越南5吨葡萄乾、1130箱酒,以及粉条、香菸、中成药、医疗器、电炉、轮船、电话机、卡尺、灯泡等等一批物资。

而在自身农业技术十分落后的情况下,中共还为越南提供农业援助,项目从农作物栽培、选种育种、病虫害防治,到建兽医院、家畜防疫药剂製造厂、火柴厂、加固水坝等,还包括10个碾米厂、两个汽油库。

一句话:越方是无所不要,中共是无所不给。像疼爱独生子一样对越南兄弟呵护关怀备致!

再看一则惊心动魄的一列数据:

1962年夏,仍处于三年大饑荒中的中共,又决定给向越南无偿提供可装备230个步兵营的武器。1971年中共与越南签订的无偿援助协定共7笔,援助数额达36。1亿元人民币。1972年中越签订中共向越南提供经济、军事物资援助的协定,确定中共无偿援助越南27。98亿元人民币。1973年中越签署7笔包括一般物资、军事装备、成套专案和现汇在内的无偿援助协定,摺合人民币25。39亿元。

截至1978年,中共援越物资的总值超过200亿美元,包括足够装备陆、海、空军二百多万人的轻重武器、弹药和其他军用品,成百个生产企业和修配厂,三亿多米布,三万多辆汽车,二百万吨汽油。帮越南铺设三千公里以上的油管。修建了几百公里铁路,并供应全部铁轨、机车和车厢。最不可思议的是:中共政府还特地给几亿美元外汇「供越南机动使用」——须知,1976年之时,中国大陆外汇储备只有5。8亿美元!

更要特别提出的是:给越南的所有援助都是不附带任何条件的——绝大部分无偿,一小部分是无息贷款。

中共给的援助实在太多了,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对越自卫反击战时,中共军队发现越军使用的武器都是中国製造,越军装粮的麻袋上印的则是「中粮」!「血染的风彩」,是越南用中共赠送的枪炮染红的!

(3)——阿尔巴尼亚——永远填不饱肚子了巴尔干半岛巨鹰

从1954年起至1976年,中共向阿尔巴尼亚提供经济、军事援助摺合人民币100多亿元。

注意了:那时阿总人口才200万,相当于平均给每位国民4000多元(当时中国大陆人均年收入不到100元,广东东莞有的地方农民干一天才8分钱)。

毛时代的中共之所以跟阿尔巴尼亚打得火热,缘于中、苏两党打嘴仗、其他「兄弟党」绝对一边倒向苏共的情况下,不惜与苏联闹翻支持中共(仅是舆论上支持而已。)。从此,阿方一直以中共反击「苏修」的大功臣自居。从中共得来的东西,从来没有还的概念——1969年,中共副总理李先念访阿,总理谢胡陪同参观某地,往返途中谈了6个多小时,全是要求援助。李先念问,你拿我们那幺多东西打算什幺时候还?谢胡竟说根本没有考虑过还的问题。

好一个「根本没有考虑过还的问题!」

阿尔巴尼亚虽然与新加坡一般,只是一个仅有两百多万人的「鼻屎大国家」(李光耀出言冲撞了台湾,台外交部长陈唐山称新加坡作「鼻屎大国家」。),胃口却大得吓人——动辄开口几亿几十亿。纵然到了1970年中阿关係降温之时,阿尔巴尼亚仍要求中共援助32亿元人民币。1974年10月,谢胡写信给周恩来,提出在阿第六个五年计画(1976至1980)期间,要求中共提供5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

对阿的援助总是倾其所有,有求必允:中共帮阿建设纺织厂,而阿自己没有棉花,要中共用外汇替它买;织成布做成衣服后,销路成问题,于是便销往中国大陆。用中国人给的钱做成的东西倒过来赚中国大陆的钱,阿尔巴尼亚创造了世界贸易史上的最大奇蹟。

阿共第一书记霍查曾对中共同志说过一句名言:「你们有的,我们也要有。我们向你们要求帮助,就如弟弟向哥哥要求帮助一样。」阿总理谢胡也说:「我们不向你们要,向谁要呢?」

「你们有的,我们也要有!」「我们不向你们要,向谁要呢?」——够牛逼吧?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你们有的,我们也要有」,而是「你们没有的,咱们也要有!」——阿尔巴尔亚城市马路边的电线桿,都是用中共援助的优质钢管做的。而那时中国大陆国内用的绝大多数是木桿,水泥桿都很少,就更甭说是稀缺的优质钢管了。

「国际主义风格」发扬到这个份上,夫复何言?!

更牛的、更奇的是:最恨帝国主义的阿尔巴尼亚兄弟,却最喜欢帝国主义的东西。——中共援建了化肥厂,阿方竟不要中国大陆的机器设备,指定要义大利的。像疼儿子一般疼小兄弟的中共于是动用外汇买来义大利的给安装。坏了之后,阿方又提出要中共再从义大利买机器来更换。

如此「国际主义风格」除了毛主席、周总理能发扬得出来,谁能发扬得出来?

中共大哥援助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于是惊人的浪费现象便出现了:中共援助的化肥到处乱堆,任凭日晒雨淋;水泥、钢筋也实在太多了,多得没地方用,于是阿方便用来到处建烈士纪念碑———2。8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上竟建了1万多座。

更绝的是:满眼是敌人的阿共领导人为了抵御假想敌的「侵略」,便用中共援助的水泥、钢筋修了50万个地堡!按200万国民计,每4个国民便拥有一座。这些地堡宽5米,高2。5米,壁厚则达到了30厘米,顶部则还要更厚一些。粗略推算,建造这样一座地堡所需的钢筋混凝土,足够建造三到五座小型居民楼。最后,因为最终没有等到「敌人」入侵,便让附近的农民拾到便宜——纷纷作了猪圈。

比天方夜谭的故事还精彩吧?

对阿尔巴尼亚噩梦式的援助,直到1978年7月中阿两党反目为仇才终止。

为了在中、苏一场毫无意义的嘴仗中寻求一位可怜的支持者,中共竟花费了一百多亿人民币。还不包括其他建设方面的援助。须知,那时中国农民普遍日收入才0。2元人民币左右!

三十五年前100多亿元人民币,按现在的比值,又是多少亿人民币。

从1950年开始,中共仅花在朝鲜、越南和阿尔巴尼亚三国的援助究竟是多少?从越南就二百多亿美元来看,换算成现在的人民币,不上万亿也至少几千亿吧?

二、救命粮的故事

对中国当代史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1959年至1962年,中国大地上发生了时达三年多的大饑荒。整个大饑荒究竟多少人,成为当今中国线民争论最激烈的话题。而为何导致发生如此惊人的惨剧,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裏,绝大多数人只归咎于「放卫星」的失误。然而,随着部分历史档案的解密,人们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在三年大饑荒的最严重阶段,中共仍然出口太量粮食支援「兄弟国家」。并提供经济援助。

心尖滴血的数字——1960年年底,中共紧急援助阿尔巴尼亚50000吨粮食,以及2100万美元的外汇。援助几内亚10000吨大米,援助刚果5000吨至10000吨小麦和大米。(详见《对外援助六十年》)

在数千万国民生命奄奄一息之时,本应大量进口粮食。然而却相反,竟出口75000吨粮食!这是一种什幺「国际人道主义风格」呢?

出口75000吨粮食在今天而言,确是不值一提的数字。然而在每天有成千上万人倒毙于大饥饿面前之时,出口一粒粮食,也是一种犯罪!

三、无偿、不附带任何条件,远超国力对外援助。

1956年和1957年,中共无偿赠予柬埔寨800万英镑的物资,由柬埔寨政府自由使用,中共政府不加任何监督和干涉。这是中共对外经济援助不附带任何条件的具体化,此后成为範本。纵观三十五年前中国所有的对外援助,绝大多数都是这种模式的。

三十五年前中国所有的对外援助,所佔财政支出的比例,都远远超过正常国家。以2004年为例,美国对外援助的总额为400亿美元左右,为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零点二,只佔联邦预算开支的百分之零点九。中国对援助支出佔财政支出的比例,「一五」、「二五」期间为1%多一点,从1963年开始比例逐年提高,到1972年、1973年、1974年依次为6。7%、7。2%、6。3%,远远超过了国力所能负担的程度。

上网以来,一直想知道中共政府每年援外的金额是多少,但无论百度或谷歌,均守口如瓶,保持了高度一致。今年终于在新浪微博上知道了这个数字:2012年,中共政府将援外控制在6400亿元内,按近期汇率,摺合美元1015亿。

1015亿美元平均到每一天,为3.65亿美元。以金元外交着称于中国大陆的台湾当局,2011年全年援外金额为3.8亿美元,只及中共一天的平均数。而且根据成绩夸大问题缩小的劣根性,中共政府每天援外金额比3.65亿美元应该只多不少,至于多多少,又属于社会主义国家秘密範畴。

苏联亡党亡国后,国产专家教育人民说,苏联是被美国军备竞赛拖垮的。但美国领导人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那是自作孽的结果。美国总统尼克森在他的着作中提供了苏联政府每一天援外的数字:3500万美元。尼克森还列举了几个国家接受苏联外援的数字:每一年越南35亿美元;古巴49亿美元;安哥拉、莫三比克、衣索比亚30亿美元。

有经济学家通过美元与黄金、石油等硬通货的比价进行了计算,结论是那个年代1美元相当于今天7.5美元左右。据此计算,今天中共政府每天援外金额与前苏联基本相当,略有胜出。毛时代对外无偿援助摺合白银50多亿两

建国后至文革结束不完全统计,中共无偿援助越南200亿元,援助阿尔巴尼亚90亿元,援助朝鲜63亿元(仅朝鲜战争,不考虑后续),援助坦尚尼亚20亿元(实际是此数字的数倍),援助柬埔寨波尔布特50亿元。

以上加起来总额为423亿元,这仅仅是大头,不考虑其他小国的。

70年代白银价格为2美元一盎司(约31克),摺合人民币介个为8.1元/两(人民币美元汇率文革前长期稳定在2.5:1左右),仅这423亿元便摺合白银52.2亿两!是清朝末期主要赔款额的数倍(辛丑加甲午总工才6.8亿两)!

70年代白银价格为2美元一盎司,在50年代-60年代价格更低,世界摺合应在60亿两白银以上!

附:中共无偿援助有多少

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在回忆录中说:中共援出了200亿元,基本上属于无偿性质的。据李光耀估计,20世纪80年代China援出了10亿美元。

在越南抗法战争期间(后来才有抗美阶段),中共是世界上惟一向越共提供军事援助的国家,在武器、装备和后勤配合方面,是按「要多少给多少」的指示办。

1、援助阿尔巴尼亚:中共为阿尔巴尼亚援建了大量的企业,后来基本处在停产、半停产的状态,设备早成为了废铁;帮助阿国建设的备战用的堡垒,他们开始用它餵鸡了……

据透露,1964-1970年代末,我们给了阿国90亿元人民币!(有学者根据货币含金量、购买力测算,它相当于现在的上千亿!它还相当于给当时人口规模为200万的阿国人每人发了4000多元的红包!)阿尔巴尼亚独裁者霍查的女婿、阿外交官马利列,在他的文章《我眼中的中国政要》里讲叙了这幺一件事:1962年,他到中国大陆要求粮食援助,找到外贸部部长,无果;后来还是找到刘少奇解决了问题。恰巧当时,缺粮食的中国向加拿大进口了大批小麦,几艘载满小麦的China轮船正在大西洋驶往中国大陆,接到的命令后,立即改变航向,调头驶向阿国的港口卸下了全部小麦。马外交官敍说此事时,没有忘记留下一句溢美之词。伍将军心痛地补充了一句:中国人慷慨呀!

2、越南:对于越南,中共除了经济援助,更多的是无偿的作战和劳务援助。军人除了在一线作战之外,还在承担通信、后勤、筑路、扫雪,甚至还承担了为他们的农民挖沟、种地等事情。另外,中共还援助了枪11.6万支,大炮4,630门,工兵、通讯器材、衣物、大米、药品、汽油、机车……

越南人1978年发起的战争中,他们用我们送去的枪炮作武器,用援助的成袋成袋的大米作支枪的架子和掩体的材料,来射杀我们的军人!……

3、朝鲜:为朝鲜,我们付出了几十万中华儿女的生命(没有可供引用的、公认的精确数字),支出了63亿元的战争费用,560万吨作战物资……

1996年5月,援朝2万吨粮食;1999年6月,援助15万吨粮食,40万吨炼焦煤;2001年3月,朝方对「提供无偿援助表示感谢」。给的什幺,给了多少,不详;2001年9月,发言人答记者时说,在中共元首访朝之际,要给朝方提供「粮食及物资援助」,数量不详。……

新加坡《联合早报》2000年6月11日的文章说:对朝提供的实质援助,要比公众所了解的多得多:每年提供给朝鲜50万吨粮食,100万吨石油,250万吨煤炭。

4、「非洲兄弟」:1967年,尚比亚总统卡翁达拉赞助,他在盛讚毛是非洲人最景仰的「老者、勇者、智者」之后,又说了「中共的工作使世界变得有希望」的溢美之词,毛现场办公,拍了板:「这条铁路不过投资一亿英镑,没什幺了不起」。

此情此境,在座的中共官员都不敢出声。中国负责修路工程的官员对铁路的评估结论是:1800多公里长度,近20亿人民币的投入。最后到底花费了多少,没有资料。不单单是钱的付出,也不单单是10年的艰苦施工。我们的同胞,78人为此献出了生命。其中最小的年仅26岁。

看了这篇文章才慢慢了解到中国人民为什幺在建国后的二十多年里生活会一直那幺困苦的原因之一,宁可自家人挨饿甚至饿死也要先还清欠别人家的钱财,也要不惜代价地无偿支援有求于我们国家的「兄弟加战友」的国家,还债和支援国际「兄弟」高于一切!高于自家人的生命!怪不得在网上看到中国大陆在前三十年里取得的巨大的发展成就令人瞠目结舌,可全国人民就是肚子饿!就是家里一贫如洗啥都没有!原来都给了外人了!

椰爸可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从小住的是学校的宿舍,用的是学校的桌椅板凳,吃的是学校的食堂,啥叫「私有财产」的概念极其淡薄,因为家里几乎所有的「财产」家俱——两张木头的单人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个简易的书架子,都是公家的,每个月交租金的,自家的就是陈椰爷爷的一个放唱片和留声机的木头柜子、两个装衣服的皮箱属于真正的私有财产,其他再无什幺东西了,那时候每个人每月的粮食定量是24市斤(12公斤),其中还有5市斤是地瓜干、地瓜粉之类的粗粮,每人每月的标準伙食费是8元钱,6元的是低标準,10元的是高标準,那个年代所有的人最共同的感觉就是一个字:饿!生活在城里的人还没听说过有饿死的,农村里饿死人的消息偶尔悄悄地传到了我们小孩的耳朵里,大人们总是提心弔胆地训斥着小孩别「乱说话」,记得小时候穿一双新的「解放鞋」到学校去上学是很神气的了,椰爸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多次拿穿坏的解放鞋到外面补鞋滩去修补,补底补面,穿小了就传给弟妹们穿,一直穿到不能再补了才扔掉,那时候所有吃的穿的东西都发定量的票证,粮票、布票、油票、棉花票、肉票……这些票可比钱都重要啊!

要是丢了粮票就是有钱也找不到饭吃,外面所有的饮食店一律收粮票,葱花面2两半粮票加一角钱一碗,没有粮票就是两角钱、四角钱也不卖!你就是跑遍全市也买不到当饭吃的东东!

不知道这国际间的还债和支援有多重要,只觉得和平时代太平年间饿死人太说不过去,这中国人的生命也太不值钱了,这外国人的生命也太值钱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