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活消费 >被遗忘的女工身影

被遗忘的女工身影

作者: 时间:2020-08-03 226° 生活消费

全联老闆徐重仁批评年轻人爱花钱,表示自己1977年时月领9000元很辛苦,并且要年轻人不要计较薪水比别人低,好好工作,有一天老闆就会看到」,结果引来当代年轻人的痛批。

1977年的9千元是一个什幺概念?

1977年,当时基本工资是600元,劳工投保劳工保险工资最低1160元。根据官方资料,1978年3月劳工平均工资5987元;1978年12月,劳工劳保最低薪资调提高到2460元,童工、学徒为1740元。

再以大家最关心的房价为例,1977年,位于台北市民生社区的民生新城每坪售价2.7万元;位于板桥中正路的资生新城三楼每坪1.45万元、二楼每坪1.65万元、一楼每坪1.91万元。如今,民生新城每坪售价95.8万,上涨约35.5倍,但劳工平均薪资却上涨不到10倍。况且,本文例举的民生社区,算是当年的高价地段,若是万华、士林、北投、中山、松山、南港甚至内湖等地,每坪低于1万元的房子比比皆是。

在那个年代,劳工薪水的确负担得起房价,在那个年代,只要肯工作就有翻身的机会。这也无怪乎,在1970年代中期到1980年代中期,那个叶启田「爱拚才会赢」、林强「向前行」等歌曲的背景时代,会让众多的台湾人怀念。

被遗忘的女工身影

被时代遗忘的女工

在那个劳权不发达的年代,劳工职业伤害与灾害甚少人闻问,更别说话语权绝对掌握在老闆手上。如今,许多大老闆也想把当年对经济的贡献描述成年轻时低薪肯吃苦的结果,在媒体的讨论中,也不曾看到「女工」这两个字的身影。在过去重男轻女的社会中,农村的家中若有男生会唸书,那幺男生的姐妹大概就只有前往工厂赚钱协助兄弟唸书的命运。于是,劳权低弱,女工的情景更是悲惨。

1970年代,政府推动客厅即工厂政策,许多家庭代工应运而生。以代工国际大厂运动鞋的彰化宝成企业为例,当年也时常到乡村运载女工去上班,一早到乡村载人,傍晚再把女工送回乡村。

然而,当年离乡背井住在工厂的女工更多,台湾的出口代工业打造了经济奇蹟,而经济奇蹟的幕后推手就是这些血泪女工。

当时的工厂喜爱雇用任劳任怨的女工,因此女工抢手。1976年,内政部、教育部、经济部、青辅会等各部会甚至研拟应届毕业的国中女生,如想就业即可提早两个月毕业的方案。当时工厂抢女工的花招百出,例如彰化织袜工厂为了留住女工,以非法手段扣留女工部分工资,工资则用女工名义储存在厂中;女工若非因搬家、结婚、生产而离职,否则领不到储金本息;而这纯粹就是防止女工跳槽的手段。至于台北更有工厂,将女工宿舍视为军营门禁森严,避免其他工厂前来挖角。此外,厂商下乡招募女工,介绍人可得五百元佣金;计程车司机载到外地来谋职的女工,介绍到工厂即可获得介绍费,女工车资也由工厂支付;国中校长老师带应届毕业女学生前往工厂参观,也有「红包」传说。

把青春送给输送带与台湾经济的女工

这些故事说明当年女工十分抢手,然而,当年女工的职场却是环境恶劣、危险重重。

2009年,纪录片《她们的故事》纪录了1960年代开始的加工出口区女工故事,陈芬兰的「孤女的愿望」则唱出了那个年代女工的心声。纪录片《她们的故事》提到了1973年的旗津渡轮「高中六号」沈船事件,71名乘客有25人溺毙,这25人皆是在高雄加工出口区工作的未婚女性,这也是旗津二十五淑女墓的由来。

那个年代,女工为了台湾经济而牺牲青春与生命,在新闻上屡见不鲜。例如,1975年,板桥市南亚木业工厂大火,烧死9名女工。1976年,台南新营针织工厂火灾烧死4名女工。类似工安新闻层出不穷,而且女工权益也没有具体的保障。

女工在当时成为推动台湾经济的社会主角,许多描写女工的创作陆续出炉。1976年,杨青矗的文学作品「工厂女儿圈」在联合报副刊连载;1977年,郑琇月一曲「女工的故事」触动了当年女工的芳心。因为女工现象蔚为风潮,1979年,中影製作了由秦祥林、陈秋霞主演的电影《一个女工的故事》。1980年代初期,工人作家杨青矗也陆续发表《外乡女》系列小说,《外乡女》后来也改编为戏剧,从2017年4月起在民视播出。

被遗忘的女工身影

从1960年代美国扶助台湾经济,在高雄成立加工出口区开始,女工就成为台湾经济发展的主角。1970年代、1980年代,吃苦耐劳的女工十分抢手。这些女工,一辈子从事机械式的工作,绝大多数都是小学毕业或国中毕业就到工厂上班,用青春换取家里的经济改善,把自己的「机缘留在门外,将青春嫁给输送带。」

没有加班费、没有週末、没有颱风假、没有劳工运动的保障,但是女工们吃苦耐劳展现了无比坚韧的生命力,也创造了台湾的经济奇蹟。要谈台湾的经济,大老闆们有贡献,徐重仁们也可能努力过;但别忘了,当年撑起经济的动力的是女工,而不是大老闆「口中」年轻时的不怕低薪、不怕苦。

上一篇:
下一篇: